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靖江社区

搜索
查看: 74|回复: 0

起底揭秘!18年前,靖江一家三口灭门惨案!

[复制链接]

787

主题

787

帖子

2657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657
发表于 2019-11-8 15:39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2001年12月7日下午,尽管初冬的寒风冷嗖嗖地扑人脸面,阴霾密布的天空还飘着绵绵细雨,在靖江市靖城镇,却是万人空巷,观者如堵,交警大队、城区分局的民警们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。终于,呼啸不断的警笛渐近渐响,4时35分,6辆警车驶出高速公路路口,沿途群众夹道欢迎。人群中有人打出了横幅:“严惩‘12.6’特大抢劫杀人案件凶手”、“人民卫士保一方平安,破案神速为民除害”。
车队是靖江警方赶赴昆山执行抓捕任务的警车,车上押着的两名犯罪嫌疑人,昨天刚在靖江犯下滔天大罪,将靖城镇虹兴村村民陆某贤,陆妻曹某,及陆家年仅14岁、正在读初三的儿子陆某残忍杀害。一家三口遭灭门之灾,历史罕见。案发后,靖江警方高度重视,在省 ** 厅、泰州市 ** 局及靖江市委、市 ** 的领导和指导下,全警动员,废寝忘食,循线追踪,连续作战,仅用26小时,即将逃遁至昆山的两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。
悲惨
◆ ◆ ◆ ◆
陆家是虹兴村的外来户。夫妻二人在楼下安了几张车床,招了几个人做做切削业务,抚养独生子上学。
25岁的曹某是陆某贤的内侄,在姑夫这里打工,他家住团结,平时一般都回家住宿,12月5日当晚,因天阴下雨,曹某留宿在姑夫家。他早早吃过晚饭,便上二楼西北侧房间睡觉了。
12月6日凌晨7时许,曹某被楼下急促的铃声唤醒,他穿衣下床,却发现按铃人已在客厅,原来是约定的取货人。来人觉得奇怪,大门怎么是开的?并熟门熟路地推北门,因为此前来过数次的他知道陆家放货之处,不料,门推不开。曹某也感到很奇怪,北门后即是车间,里面有4台车床,平时北门是不关的。该关的门不关,不该关的门却关着!
奇怪归奇怪,他还是帮着找钥匙,在客厅的八仙桌上,他发现了一把钥匙,忙去开北门,不料还是不能开。曹某再一看,卫生间的门也关着,再仔细一看,卫生间门外还有一大滩血迹,他心想不好,再用钥匙开卫生间的门,门倒是开了,可里面的情景却让他毕生难忘:姑夫姑母满面是血,仰面朝天在卫生间里。
魂飞魄散之余,曹某赶紧到客厅打电话报警,然而,话筒里毫无声息——电话线被掐断了。他想还有手机,便到楼上卧床上找,没有。匆匆正准备下楼,忽然想起西南侧房间还睡着表弟,进去一看,被子盖得好好的,掀开被子,更让曹某吓得说不出话来:表弟陆某面色紫涨,鼻孔下出血,脖子里缠着打着死结的绳子。

火速
◆ ◆ ◆ ◆
最后报警的是陆家东邻的薛某涛。此时,时针已指向7日早晨7时15分。
此时的靖江,正值严打。犯罪分子竟胆敢顶风作案,这是在向警方和全市人民挑战!时任市 ** 局局长董维华、政委杨建明、刑侦副局长朱俊等领导立即带领侦技人员赶赴现场。
恶劣的案情也惊动了上级 ** 机关。时任省 ** 厅厅长裴锡章、副厅长黄明先后对此案作出重要批示,并派出刑事侦察总局局长徐珠宝风驰电挚赶往靖江。时任泰州市 ** 局局长王志顺、副局长张鹏义、刑侦支队支队长肖天奉、副支队长宗长友以及靖江市委、市 ** 领导也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现场。
警戒红绳拉起来了,有效阻隔住了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;
法医和技术员们忙碌而又细致地现场勘查;
社区民警围绕附近的三个村,挨家挨户搜寻蛛丝马迹;
围绕陆某贤的交往和经营情况,民警们地毯式梳理着;
案发地附近的一些作奸犯科者,被警方悄悄“站队”;
近两天来靖的旅馆住宿人员,被民警逐个筛选;
路面的交警,在向出租车司机、三轮车夫了解昨晚的异常情况……

线索
◆ ◆ ◆ ◆
尽管惊魂未定,曹某还是接受了侦察民警的询问。在民警的耐心安抚下,他记起昨天上楼睡觉时,自己关了房门,半夜里朦朦胧胧觉得有人开了房门,以为是姑夫,就没睁眼。后半夜4点钟,他起床到楼上的卫生间,自己的房门还是开的。问起睡觉前的情况,曹某说自己晚饭后独自一人,在楼上客厅里看电视,曾隐约听到楼下有客人来,9时许,表弟陆某上楼,要看电视,并抢曹某的遥控器,因为姑母曾嘱咐不要让陆某看电视,曹某抢过遥控器,将表弟推进了西南侧卧室,看他上了床,帮他关上房间门时,曹顺口问了一句:“楼下是谁?”
“是陈某贤。”大概没看成电视,表弟陆某没好气。
“你记得清吗,是陈某贤吗?”民警问道。
“记得清,绝对是陈某贤,因为我姑夫叫陆某贤,两者只差一个姓,所以错不了。”曹某说得斩钉截铁。“但我不认识陈某贤。”
案发当晚,一个叫陈某贤的人来过陆家!根据现场情况分析,受害人毫无防备,而且一门三口全部遇害,应该是熟人作案,有杀人灭口的心理企图。陈某贤有重大作案嫌疑!情况立即上报指挥部。
查,一查到底!指挥部果断决策。于此同时,一份附有陈某贤相片的协查通报迅速拟出。

抓捕
◆ ◆ ◆ ◆
在陆某贤的通讯本上,民警们发现了陈某贤的名字以及一个手机号码。经查,手机号码已停机3个月,资料显示:陈某贤,家住靖江市季市镇桥南新村72号。
经查,陈某贤,生于1959年10月,1982年及1995年先后因盗窃被判刑,前后坐牢13年,1999年刑满释放。管段民警向侦察员介绍,陈自幼由外婆收养,和父母感情淡薄,第一次刑满释放后结婚,第二次刑满释放后离婚,生有一子,随母。因其在劳改期间学会了车工,现居无定所,四处打工,曾在城北桥附近某个体加工点打过工。
个体加工点具体地址不清。但办案民警没有气馁,他们来到城北桥,在附近挨家挨户走访调查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已破产的一开关厂内,民警们找到了承包该厂金工车间的个体加工业主高某,高某介绍,陈某贤曾在此打过工。高某提供,就在4、5天前,自己曾遇到陈某贤的一个姘头,她告诉高某,陈现在苏州昆山打工,并让高某给点业务陈某贤做做。
拿着高某给的电话号码,办案民警如获至宝。指挥部紧急磋商,由泰州市 ** 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宗长友带队,抽调三级 ** 机关侦技人员,组成追缉小组,赶赴昆山抓捕。6日下午4时半,追缉小组直奔昆山而去。
在昆山市 ** 局的大力协助下,我市警方查清了陈某贤姘头的住址。
然而,经数次伏击守候,并未发现陈某贤的踪影。最后,警方将该女带至派出所,一问,原来陈某贤虽然身无长物,却生性风流,最近又姘上了陕西人张某侠,典居昆山新市越峰电子厂附近。
事不宜迟,7日凌晨3时许,追缉小组又来到了昆山新市。
7日上午8时许,追缉小组和昆山 ** 局周市派出所民警一起,出现在陈某贤的典居地,将正准备上街买菜的陈某贤及其姘头张某侠之弟、另一犯罪嫌疑人张某鹏抓了个措手不及。“我不知道你们来得这么快。”陈某贤哀道,“你们来了,就是我的死期到了。”

罪恶
◆ ◆ ◆ ◆
陈某贤曾在陆某贤家做过工,一个星期。
他觉得他有钱,房子,6台车床,这么多资产。2001年10月28日,陈某贤到昆山打工,陈自诩在南京监狱曾是人见人夸的“车工一把刀”,但老板却说他不行,做了26天工,讲好每小时4元工钱,结果结账时却只算每天25元,天数只算了19天。气愤之余,他动了歪脑筋。他去和张某鹏商量,今年35岁的张某鹏也因盗窃被判过徒刑,正所谓臭味相投,一拍即合。2月5日上午9时许,二人从昆山到靖江后,吃过饭,陈带张到一家浴室洗澡,雾气缭绕,二人开始罪恶的密谋,陈某贤选定了两家作案对象(后其中一家因有狼狗,躲过一劫),说:“要搞就要把人杀掉,否则,他们认识我的。”并拿出随身携带的簧刀给张某鹏看。晚8时许,陈、张来到陆某贤家,善良的陆某贤见是熟人,陪二人在客厅聊了一会天,因要加工零件,便让妻子曹某陪着,自己到北面车间做工。陈某贤见孩子还在客厅做作业,并未轻举妄动,等孩子作业完成上楼睡觉后,即用眼色示意张某鹏动手,张心领神会,来到后面车间,悄悄将门关上,假装看陆某贤工作,乘其低头之机,捡起地上的铁锭,猛砸陆某贤头部,陆一声未吭,倒在地上,张某鹏怕其不死,又连砸多次,这才扭开北门,刚进客厅,他发现陈某贤正在卡曹某的脖子,遂又用铁锭砸其头部。陈某贤看到曹某佩有手链,顺手取下放进腰包,翻找陆某贤口袋,未见分文,陈某贤怕其夫妻二人未死,又用弹簧刀戳其二人喉部,并和张某鹏一起,将两受害人拖进楼下卫生间,将北门及卫生间门关牢。
想到孩子陆某见过自己,也认识自己,陈某贤又起杀人之念。二人来到二楼,先进西南侧房间,陈某贤发现陆某睡在房间东南,即上前卡其脖子,直至陆某一动不动,陈怕其不死,又抽出陆某衣服领部的绳子,绕其脖子两圈,收紧,打结。张某鹏则在忙着寻找财物,在一只女式皮包里,他翻出了1000余元现金,还发现了一只金元宝(实为铜制品),也揣进了兜里。
陈某贤想到西北侧的房间碰碰运气。推开门,他发现有人睡在床上,一看面容,他不熟悉,可能是精疲力尽,他没有再下杀手,发现枕边有只手机,便顺手牵羊拿了。曹某因此逃过一劫。
下得楼来,两人推出陆家廊下一辆自行车,仓惶逃离,直奔昆山而去。孰料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不过一天有余,两嫌犯即束手就擒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 |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|

本版积分规则

让社区更精彩

  • 反馈建议:service_media@36kr.com
  • 工作时间:周一到周五 10:00-19:00
400-995-3636

关注我们
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6  靖江社区  Powered by©Discuz!   ( 苏ICP备17016959号-1 )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